爱尔兰

瓦努阿图

圣基茨

几内亚比绍

菲律宾

希腊

葡萄牙

土耳其

马耳他

加拿大

澳大利亚

马来西亚

德国

西班牙

塞浦路斯

澳大利亚移民配额重大调整!

2021-06-15

在澳大利亚联邦移民局最后决定的2020~2020财年移民配额中,将会有更多的雇主保证移民和远程技术移民进入澳大利亚,以重振经济,提高财政预算。

技术移民总人数将保持不变,雇主担保签证也将有所增加。同时,全球人才签证(GlobalTalentvisa)的额度以及商业投资移民将被削减。

雇员担保签证将从22000名增至23500名;远郊技术移民签证将增长17%至13150名,其中有1000名为独立技术移民。

澳大利亚生活环境

企业创新签证的数量几乎翻了一番,从2019~2020财年的6862张增至本财年的13500张。但2021-2022财年预算将降至11000美元,最近几个月将进行审查。

这个财政年度有15000个全球人才签证名额,它们将被削减1/4到11000。

总而言之,移民配额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对雇主担保和边远地区技术移民的配额增加;对商业创新签证的削减以及对全球人才签证的配额减少。

总体来看,2020~2021财年,永久技术移民计划有79600个配额。2021~2022财年仍维持这一水平。

目前,澳大利亚正面临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人口外流。这个财政年度的海外移民净额预计为负96600。预计到2024~2025年,移民才会达到“正常”水平。

澳大利亚移民部部长AlexHock表示,技术移民签证的结构应对疾病爆发所造成的健康、边境和经济状况,确保移民项目支持澳洲未来重新开放国际边境的前景。

澳大利亚移民门槛

但是,一些专家认为,应当对技术移民的接受情况作出更大改变。

废除紧缺职业清单、商业投资签证?

据独立智库格拉坦研究所5月30日晚发布的堪培拉时间报道,技术移民项目的重大改革将为国家和联邦预算带来财政收益。

该报告题为“疫情爆发后对永久技术移民的思考”,重点介绍了澳大利亚如何选择永久技术移民,但没有讨论临时移民政策

这份报告发现,最近的技术移民改革,特别是商业投资签证,减少了其他技术移民的数量,而这些技术移民对澳大利亚的贡献可能会更大,更持久。

BrendanLates是该报告的主要作者,他说,持有商务签证的人比其他签证持有者更可能是年纪更大、学历更低和最终收入更低的人。持有这些签证的人50%以上的英语能力不如其他移民,这一点不容忽视。

澳大利亚自然环境

另外,该报告还指出,企业投资签证引进的投资者,不会真正投资于全新的企业项目,也不会为澳洲社会提供创业经验。很难令人信服的是,联邦政府决定将本财政年度的商业投资签证数量翻一番以上,并在下一个财政年度继续保持超过10,000个。

Coates表示,雇主担保签证持有人更年轻,收入更高,这也意味着他们的财务贡献也更大。取消投资者签证,重新分配配额给其他技术移民,预算增加44亿澳元。

“COVID暴发的一个积极因素是,澳大利亚拥有独特的机会,重新制定并改进我们的技术移民计划。”

”“技术移民通常比整个澳大利亚人口年轻,技能更强,收入也更高。所以他们给澳大利亚人带来了经济上的好处,因为他们花在生活上的钱比花在公共服务和福利上的钱多。”

格雷顿研究所建议,如果雇主为53900澳元担保的最低工资标准从最低工资53900澳元提高到零,预算收入就会上升到至少90亿澳元。

除了提高最低工资的门槛,政府也可以取消紧俏职业清单,这一清单本身就让很多移民选择低薪工作,他说。只需要8万澳元的年薪,就不需要限制技术移民的职业。

澳大利亚移民难吗

DamianKassabgi是Afterpay公司的政策主管,他购买了该公司的首批股票,并支持了Grattan的许多建议,即需要对签证进行更加灵活的改革,以使人们尽快移居澳大利亚。

在COVID期间,Afterpay已经扩大了规模,在过去12个月中招聘了600名员工,员工数量几乎翻了一番。

新金融科技公司的大多数雇员都是千年前的人,平均年龄在33到36岁之间,其中许多人是高科技人才。其它新兴的澳大利亚技术公司,如Atysian,Canva等,也正在吸引高技能人才。

格拉坦研究所的建议有六个方面:

1.取消商业投资和创新签证制度;

2.裁减和独立审查全球人才签证方案;

3.取消紧缺职业清单,引进永久技术移民;

4.雇主保证,只要每年至少有8万欧元以上的签证,就可以从事任何职业。

5.对积分技术移民签证进行一次独立审查,使之能更好地选择年轻技术移民。

6.要求移民事务部改进永久技术移民签证的管理工作,加快审批速度。

全球人才签证:进步or倒退?

关于全球人才签证计划的前景已蒙上一层阴影。

“全球人才签证”是莫里森政府在2018~2019财政年度推出的一项签证改革。根据最近的配额削减,这一签证改革没有取得成功。有人指出,无论就签证发放标准还是签证发放后的义务而言,这种签证的法律要求都很少,事实上,它又回到了1989年12月以前,即签证标准更多的是基于政策而不是基于法规。

澳大利亚移民优势

它使签证的签发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在处理非常特殊的情况时非常有用,例如澳大利亚长期存在的杰出人才签证。杰出人才签证的关键法律要求是,申请人要有“国际公认的特殊和杰出成就记录”。在过去的30年里,澳大利亚通过这一类签证每年引进大约200名(有亲戚关系)合格的人才。

世界范围内的人才签证都采用了杰出人才签证的法律框架,但是2020-2021年有15000个职位空缺,这并不是一个“高标准”类别的技术移民签证。这就需要大大降低“获得国际公认的特殊和突出成就”的要求。

很明显,这类签证是为了吸引“最聪明、最优秀的人”,让“高价值的企业和特别才华横溢的人,连同他们的思想、网络和资金”来到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移民生活

全球化人才签证的确有更加详细的选择标准,但是这些标准主要是政策性的,而且是主观的。

举例来说,申请者必须:有国际上公认的卓越成就的证据;在其专业领域中仍然表现突出;

他们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会成为澳大利亚的一笔财富;在澳大利亚工作或在自己的领域立足并不困难;澳大利亚有一个被认可的专业机构或个人,可以提名他们为全球人才。

移民澳大利亚

申请人“还应该有能力达到或超过153600澳元的高收入薪金”。自然地,对这一“潜能”的评价大多带有评论家的主观色彩。

从上述标准来看,除非他们的年龄超过技术签证的年龄标准,否则绝大多数全球签证申请人都符合现有技术签证类别的要求。设立全球人才签证有什么意义呢?联邦政府必须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多数专家认为,COVID-19的爆发为澳大利亚提供了重设未来劳动力的机会。

最近,一项关于2020年经济移民的调查显示,澳大利亚是第三大最具吸引力的目的地,也是第四大目的地,比2018年高出4个百分点,这反映了该国在疫情管理上的成功,例如美国、加拿大、德国和英国。

移民局首席执行长拉拉希尔也认为,长期以来,澳大利亚移民计划变得越来越“复杂”,或许格拉坦研究所报告中的一个重要发现就是,最好回归基本原则,即从移民者为澳大利亚提供的人口红利和长期的终生贡献两个角度来看待移民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