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努阿图

几内亚比绍

菲律宾

希腊

西班牙

马来西亚

葡萄牙

土耳其

塞浦路斯

加拿大

澳大利亚

德国

马耳他

移民澳大利亚的人多吗?

2021-06-19

对澳大利亚这样主要以新移民为主的国家来说,移民问题无疑是一个经常被讨论的话题。

与此同时,移民政策也是澳洲政治家善于利用的一个利器。每次大选到来时,移民政策都是迎合选民和争取选票必不可少的工具。

举例来说,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第一次与各州/地区领导人及部长官员会面,就是在澳大利亚政府委员会(COAG)会议上,一场“罗生门”活生生地上演!

澳大利亚移民费用

1、人口增长过快、交通堵塞根本就是借口?

反移民团体总是以断章取义,罗列大量数据和表面上的事实来证明他们的观点。

以2016/17财政年度为例,澳大利亚的人口增长率为1.7%,为经合组织成员国之最。比如悉尼和墨尔本的交通拥堵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例如,2016/17财年净海外移民数量为262,000人,这是历史上第二高。

这看起来似乎是削减移民计划刻不容缓的原因,对吗?但是事实情况又是怎样呢?

事实一:澳大利亚移民计划没有创历史新高。

从2011到2012年间,澳洲移民项目每年都保持在大约200,000个。就2017/18而言,澳大利亚实际纳入移民数量仅为179,000人。这些难民中也有许多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难民被人道主义收容。

实际上,28,000名技术移民和家庭团聚类移民没有达到预算。

事实二:净海外移民≠移民。

净移民者是指不仅包括政府计划的移民者,而且还包括其他自由进入和离开澳大利亚的移民者。

举例来说,新西兰公民不受限制地进入澳大利亚境内,其他群体,例如国际学生,可以通过临时签证进入。永居签证或临时签证持有人可随时离开澳大利亚。这类团体的活动可对净海外移民的统计数字产生明显影响,而且大部分情况下与政府移民计划不一致。

事实三:我们在十年内不能没有移民

最近一项研究表明,澳大利亚在2017年至2024年的八年中将会出现41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空缺。澳洲由于社会老龄化,将会缺少年轻劳动力来填补职位空缺。

如果没有足够的海外移民,就业人数也没有变化,那么到2026年,35岁以下的劳动力将减少50万。也就是说,没有移民,澳洲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劳动力短缺。

事实四:堵车不是移民之锅!

许多人都有这样一种直觉,在澳洲的大城市里,交通拥挤已经远远超过了北上广。

但是把这个问题抛给移民们…那移民们可真是太委屈了!

原本,随着澳洲经济的发展,社会福利的提高,吸引移民本身就是一个好现象,高质量的移民可以进一步推动经济,从而形成良性循环。但如果政府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没有跟上,导致城市承载能力超负荷、交通拥堵等问题,最终又怪罪到移民身上,然后又提出削减移民的政策…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ChartingTransport的数据显示,伦敦(80人/公顷)和巴黎(133人/公顷)的人口密度都明显高于悉尼(36人/公顷),但伦敦和巴黎都没有发生过严重的交通拥堵。

澳大利亚移民门槛

2、减少移民,或者使澳大利亚失去经济支柱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GlennWithersal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GlennWithers说,每年减少移民30,000人,会给澳大利亚经济和当地居民的福利带来很大损失。这十年间,这些移民可以创造的经济利益,堪比卧龙岗或黄金海岸。

Withers对媒体表示:“如果澳大利亚每年减少30,000名移民,十年就会减少300,000人,那么二十年就会增加600,000人。如果移民削减政策量化了澳大利亚经济的影响,移民削减10年内造成的经济损失就像我们失去卧龙岗和黄金海岸一样。

同时,移民者的年龄结构往往比澳大利亚人口的平均年龄低,而且他们的技能相对高于平均水平。总之,到2040年,澳大利亚因减少移民而导致的GDP损失将接近500亿澳元。

先前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已经连续107个季度没有衰退,超过了荷兰的现有纪录保持者。后一次是连续103个季度没有衰退。

当问澳大利亚政治家时,他们肯定会这样回答:持续的经济增长取决于稳定的经济管理;在关键时刻,中央银行作出正确的决定;经济保持灵活性,以浮动的货币政策应对全球经济波动带来的影响。

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事实。

但这一经济奇迹的基本要素是移民。特别是在过去的15年中,移民计划大大增加。从本世纪交往的约9万人开始,澳大利亚每年的移民人数已经上升到20万人以上。

移民量的大幅增加使澳洲了澳大利亚的人口增长率。最近15年来,人口增长率大幅上升到1.8%,大大高于0.7%的经合组织国家平均增长率。

在人道方面,澳洲正处于一个可以站在世界舞台上的道德制高点上。但从经济角度来看,移民的增加给澳洲的统治者们带来了压力。它们可以用来掩盖财务错误,逃避责任,避免做出艰难的决定。

移民和经济增长有着非常简单的关系。人口越多,经济体量越大。人口越多,产品和服务消费也就越多。

若说经济政策只与货币和财政政策有关,那也并非不可原谅。但对于永久和临时工作人员的人口数量上限是否受到限制,其对经济的影响则是截然不同的。

在早期支持技术短缺的采矿建设领域,永久和临时移民是主要因素;促使商业和社会服务部门继续运作良好。也正是移民使澳大利亚许多医院、护理院和手术室保持营业。此外,由于许多澳大利亚人不愿意从事艰苦的农活,因为他们的工资太低。幸运的是,在背包客户签证和季节性工作签证的帮助下,澳大利亚利。

定向的永久技术移民和暂时的457签证补充了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的空缺,可以创造更多的岗位。

与此同时,人口的增长意味着人们对食品和服务的需求也在增加,这将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

此外,如果年轻移民的目标群体被那些拥有高技能的人所锁定,就会使其他国家政府在国民教育和技能培训方面的投资最终服务于澳大利亚,也会使他们的平均年龄降低,从而增加税收。

海外移民也可以给国家注入新鲜血液。他们有善于发现机会的新奇眼光和抓住机会的动机,有助于促进当地的发展。

靠移民推动经济增长本身并不是坏事。但澳大利亚政府在过去20年中犯下的错误是:

首先,他们对经济增长的好处感到满意;而另一方面,他们又完全不愿意为保证经济发展而进行必要的开支,以应对大量移民涌入的需求。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大城市都是负重的。基建工程已经过时了。公用事业供不应求。这种情况反而对澳大利亚的生产力产生了不利影响,澳大利亚人的财富分配进一步扭曲。

如果澳大利亚政府真正想要控制预算赤字,而不是仅仅依靠无数新来移民来推动经济发展和扩大税收基础,那么它必须正视严重的财政问题。

或许澳洲政府会开始认真考虑对资源租赁征税,而不是看着国家的资源被取而代之而无所作为。外国企业的减税可能会让步于公司税的实施。另外,富人的养老基金和房产投资的税收优惠也不稳定。

但是这样做的代价就是经济不景气。

事实上,如果我们根据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来评估澳大利亚的经济表现,我们会发现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并不那么美好。

按年度计算,澳洲的人均GDP增长只比25年前经济衰退时增长2%。而这2%仅仅是在新千年之后的几年里。多数时候维持在1.5%至1%之间。根据2009年人均增长率,澳大利亚经济已经逆转。

澳大利亚移民

3、削减移民,“白澳”思想作祟?

纵观历史,不难发现,70年前,对任何“外来者”的极度不信任和排斥一直是澳大利亚社会结构的一部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澳大利亚实施的政治体系是白澳政策。

随后,随着战后移民热潮的兴起,欧洲难民纷纷逃离被战争蹂躏过的家园,寻求更好的生活。移民者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澳大利亚。这一变化的绝大部分是为了使澳大利亚更好。例如20世纪90年代大量亚洲移民的涌入。

尽管澳大利亚历届领导人一再表示澳洲对文化多样性持包容的态度。但澳大利亚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对外猜疑却从来没有真正消除。这似乎证明了中东移民的敌意。

人们有固有的喜好。就移民人数而言,无论是关于亚洲大陆的环境敏感性,还是对经济的影响,都是不能完全理性的争论。

反对移民的人常常被指责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在回顾澳大利亚内政部颁布的人口政策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新西兰人对“移民偏好”的看法。

澳大利亚内政部澳大利亚内政部推出的新西兰优先,可占亚洲移民配额政策受到批评。据悉,澳大利亚每年约有44,000个独立技术移民签证名额,主要面向来自亚洲国家的申请者。但按照最新的移民政策,目前在澳大利亚工作和生活的大约10,000新西兰人也将占据签证名额。

其主要原因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希望将新西兰签证项目与现有的独立技术移民签证项目合并。这样,联邦政府就不需要增加移民签证的总配额了。换句话说,每年新增移民数量得到控制,变相减少。

澳大利亚移民局提供的数据,自从2017年7月1日新西兰途径移民签证系统启用以来,仅在8个月内就有9000名新西兰人提交了签证申请。根据安永移民合伙人WaylyCell的说法,2018年新西兰通过新的途径申请澳大利亚移民的人数约为1万人。与此同时,这些签证并不局限于特殊行业。